中国文化博大精深,悠远流长,中国古代文学更是名家辈出,灿若星河。在中国文学史上,有许多的名人趣事、名诗佳话被广为流传,成为后人争相引用的典故。今天所说的这十大文学典故,相信许多人都用过,可是你知道它们背后的故事吗?

倾国倾城

汉武帝时,协律都尉李延年,曾在武帝前作歌道: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复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武帝无限神往,叹息良久曰:世岂有此人乎?

平阳公主进言,谓李延年有妹,姿容绝代,妙丽善舞。武帝召见,纳入后宫,即后来深受宠幸的李夫人。

ldquo;倾国倾城一词,即用以形容女子美貌绝伦,文学作品中引用甚多。

破镜重圆

南朝陈代子舍人徐德言,其妻为陈后主的妹妹乐昌公主。因见天下大乱,国亡无日。恐一旦亡国,离乱之际,夫妻失散,遂破铜镜为二,夫妻各执一半,相约他年正月十五日卖镜都市以谋晤合。

未几,陈果为隋所灭。公主被隋朝重臣越国公杨素所获,极受恩宠。

德言流离至京城,遇一仆在街头叫卖破镜,正与自己藏的半边契合。就题诗道:镜与人俱去,镜归人不归。无复嫦娥影,空留明月辉。

公主见诗,悲泣不食。杨素知情后,大为感动,终于让他们夫妇团聚。

后因以破镜重圆喻夫妻离散后重新团圆。

无弦琴

晋代诗人陶渊明,虽不善琴,却置无弦琴一具,每逢酒酣意适之时,便抚琴以为寄托。

宋代文学家欧阳修作《论琴贴》,自谓曾先后得琴三具,一张比一张名贵。但官愈昌,琴愈贵,而意愈不乐。

当其任夷陵县令时,日与青山绿水为邻,故琴不佳而意自适;官至舍人,学士以后,奔走于尘土之间,名利场上,思绪昏乱,即弹奏名琴,也索然无趣了。

因云:乃知在人不在琴,若心自适,无玄也可。

苏轼《琴诗》云:若言琴上有琴声,放在匝中何不鸣。若言声在指头上,何不于君指上听。

此均言声音不在琴,其意均从陶渊明无弦琴一事翻出。

章台柳

唐代诗人韩羽是大历十才子之一,居京时得一姬柳氏,才色双全。后韩羽为淄清节度使侯希逸幕僚。时值安史之乱,他不敢携柳氏赴任。

分别三年,未能团聚,因寄词柳氏云:章台柳,章台柳,往日依依今在否。纵使长条似旧垂,也应攀折他人手。

柳氏也有和词云:杨柳枝,芳菲节,可恨年年赠离别。一叶随风忽报秋,纵使君来岂堪折。

她因自己貌美独居,恐有意外,就出家为尼。不久被番将沙吒利劫去,后赖虞侯将许俊用计救出,始得团圆。

后人就名韩羽寄柳氏词的词调为章台柳。章台柳亦被用为可任人攀折之路,柳墙花而专指妓女之类的人物。

人面桃花

唐诗人崔护,资质甚美,清明独游长安南庄,至一村户,见花木丛萃,寂无人声。因渴极,叩门求浆。

良久始有一女子应门,捧杯水让坐。女子独倚庭前桃花斜河,姿态楚楚动人;凝睇相对,似有无限深情。

崔护以言挑之,不应。彼此注目久之。崔辞行,女子送至门,如不胜情而入。

次年清明,崔护追忆此事,情不可邂,又往探访,唯见门院如故,扁锁无人惆怅之余,乃题诗于门扉曰: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后代诗文中常以人面桃花喻男子邂逅一女子,别后不复再见的惆怅心情。

秉烛夜游

《古代十九首》有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年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之句。

曹丕为魏王世子时,与吴质交好。建安二十二年大疫,一时文人如徐赶,刘桢,陈琳,王粲等均痢疾死亡,曹丕应作书与吴质,劝其惜时自娱。

书中有古人思炳烛夜游,良有以也之句,后人遂以秉烛夜游喻及时行乐。

李白《春夜宴桃李园序》中即用曹丕原语,只省一思字。以后又引申出秉烛看花。

如唐白居易《惜牡丹花》明朝风起应吹尽,夜惜衰红把火看,李商隐《花下醉》客散酒醒深夜后,更持红烛赏残花,宋苏轼《海棠》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烧高烛照红妆,均袭此意。

白云苍狗

唐太宗大历初年,王季友在豫章郡幕府任职。

诗人杜甫与王季友有交,怜悯他博学多才却仕途失意,又遭妻子背离而去的不幸,作《可叹》一诗抒慨,首四句道:天上浮云似白衣,斯须改变如苍狗。古往今来共一时,人生万事无不有。

诗以天上浮云翻覆苍黄的变化,比喻人生荣枯沉浮无常。白云苍狗,后用以比喻世事瞬息万变。

宋代词人张元干有白衣苍狗变浮云,千古浮名一聚尘句。典见《杜工部集》。

绿叶成荫

唐代诗人杜牧,在宣城任幕僚时,曾应湖州崔刺史之邀,前去作客。

在湖州遇一少女,其时年末及?,心颇爱悦之,临别相约十年后与她成婚。此后连年游宦,直至十四年后,被任为湖州刺史,方重临旧地,而当年相约的少女已嫁三年,并已生二子。

杜牧惆怅不已,作《叹花》诗以寄慨。诗曰自是寻春去校迟,不须惆怅怨花时。狂风落尽深红色,绿叶成荫子满枝。

后人遂以绿叶成荫喻女子已出嫁,并生有子女。

宋诗人欧阳修亦有类似经历,曾有诗云:柳絮已将春色去,海棠应恨我来迟。用语不同,而实运化杜牧绿叶成荫的诗意。典见《丽情集》,《唐诗纪事》,《唐才子传》。

两小无猜

李白《长干行》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千里,两小无嫌猜,形容少男少女天真无邪,亲昵嬉戏的形状。

又以两小无猜喻幼男幼女天真纯洁,彼此相处融洽。

如《聊斋志异江城》:翁有女,小字江城,与生同甲,时皆八九岁,两小无猜,日共嬉戏。典见《李太白集》。

镜花水月

镜中花,水中月,世人常以喻虚幻不可求得之物,但诗家常用以比喻朦胧空灵的意境。

如宋严羽以佛论诗,主张妙悟,他说;故其妙处,透彻玲珑,不可凑泊,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镜中之象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

又明谢臻论诗云:诗有可解不可解,不必解,若水月镜花,勿泥其迹可也。

后人多以镜花水月比喻诗歌中不可言传的妙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